当前位置:首页 > 公司动态 > 媒体报道 > 内容
【新浪财经】新华财富董事长翁先定在圆桌对话“资产管理的跨界创新”上发言
   

   8月8日,“第一届中国资产管理峰会暨《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报告(2014)》发布会”在北京召开。图为深圳新产业投资董事长、新华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翁先定在圆桌对话“资产管理的跨界创新”上发言。(图片来源:新浪财经 摄影:杨云鹏 )

 
  新浪财经讯 8月8日,“第一届中国资产管理峰会暨《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报告(2014)》发布会”在北京召开。深圳新产业投资董事长翁先定在圆桌对话“资产管理的跨界创新”上发言。他表示,投资服务业不要只看TMT、大消费,资管业就是最好的投资标的之一。同时迎接大资管时代,首先要拆除市场间的壁垒,其次监管要统一。
 
  以下为其发言实录:
 
  翁先定:郑智邀请我来参加这个会的时候,我其实已经退休了,我还是来讲一讲,来聊一聊,我在这个行业干了30多年了,80年代中期开始,我应该退休了,我说来谈几点感受吧。
 
  第一,第一届中国资产管理峰会非常好,去年我们也有一个会议,也是资产管理业的一次盛会,在会上喊的主题是中国大资管时代真正到来,我们在这个行业干了几十年,中国资本市场建立直接融资市场,我们喊了多少年,经过几代的努力,应该说从上一代改革开放之后,我们这一代也提出,到今天真正看到了,我们去年喊出的口号,真正中国大资产管理时代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一个市场成熟了,改革开放几十年,我们创造这么多财富,但是成长中的社会,高速发展需要资金,一直没有摆脱资金集合的状态。现在这一批人退休了,才真正带来财富管理时代的来临。
 
  我们原来分割的市场,我去年表扬了信托,信托行业这一次我们引爆资产管理时代的推手是信托,因为信托在创新和改革方面,我认为它是有独到的优势。
 
  所以2001年当时我记得夏斌从深交所[微博]到非银部做主任的时候找我聊过,问我保住信托有什么意义,我说有两个意义,第一在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完成之前,第二在中国金融体系完成之前,一个改革,一个发展问题,把信托留着,信托是大家说不清楚的东西,也是什么都可以干的平台,你留着能做一些事情。
 
  后来银监把信托留下来,一发两会之后,信托在这里又一次,因为它很多次了,每一次基本上把拖出来又被边缘化,这一次又拖完了,我因为所有的券商、基金日子都不好过,那时候信托一枝独秀。大家说白了都明白了,同业推动下积极信托,证券公司我们监管机构也明白了,你们干的是同一回事,什么信托,你们实际上都是在资本市场活动,吃的是一锅饭,所以明白了。
 
  特别郭主席到证监会[微博]当主席之后,我认为大资管时代到来,信托是立了汗马功劳的。今天非常有感受,刚才他们讲了一下数据,我看38万亿,这一年多的时间,第一届中国资产管理峰会能开起来,而且我们这么多重量级各行各业的,实际我们是在一个大锅里吃饭的同志们,真正在一个旗帜下走到一起了。而且发布会上说,我们这个书卖的都脱销了,为什么脱销?因为我们接地气,真的是抓住社会需求。因为在证券市场我算最早的,我从信托、证券到直投,没有什么建树,但是我做的时间长,在座我算最长的之一,非常感谢,我相信下一步是中国资本市场,中国资金运用大发展时期,是真正大资管时代到来。
 
  我现在做投资的,他们开玩笑说找到我问投什么好。我们分析行业怎么选择,刚才和马总在贵宾室说了这个事,我说要让我对投资的同仁们建议,服务行业不能光看TMT,不能光看消费品,其实资产管理行业就是最好的投资行业之一。为什么?没有老大,没有垄断,这才是机会,说实话我们在寻求这样的机会。因为下一步是拼团队,拼竞争力,拼产品的时候,不像以前靠牌照吃饭,给个基金牌,给个信托牌日子都很好过,下一步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 
  第二,这个时代到来了,我有两点建议,我认为大资管时代要发展下去到了要健康发展,有两点,我认为应该共同努力尽快把市场拆出掉,我们原来都是做资本市场,但是实际我们爹娘不同,监管机构不同,出身不同,现在方方面面割裂还是很多的,障碍也是很多的,造成很多不平等竞争。
 
  所以我跟信托同仁说,我说你们不应该这样,有很多信托同仁说好日子过去了,我说现在垄断的过去了,平等竞争的时代到来了,这是我们从业者所有人的愿望。但是到现在为止,很多信托公司想做PE,想做直投,比如说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,因为我们机构分属不同的监管机构,我们还有很多障碍。
 
  刚才卫总讲过这个问题,我说这是没办法,是监管机构爹娘决定的,但是这些要拆除。这些不拆除中国资本市场也好,新的机构这些年基本上各领风骚三五年,什么三五年呢?信托一旦有点风险马上把全行业关掉整顿,那边开起来了,改革开放以后经过好几轮,我希望这一轮是平等竞争时代共同拓展资产管理市场,我认为这是一个建议。
 
  第二个建议在监管上大家讨论比较多,我个人认为即使我们做到统一监管,作为一行三会合并,至少第一步要做到公募监管,这些牌照正好也符合新的领导班子中央领导的精神,我们应该是市场化。我们信托公司可以到证监会申请,证券公司、金融公司也可以到银监申请相关的,应该共同管理,最终我认为中国的监管应该是综合管理比较好。
 
  美国体制有它的规定,你说你要有牌照想开展哪几个业务,我建议共同推动监管机构改善我们的监管体系,包括谁来监管,一行三会还在的情况下能不能做到共同化监管,管什么,不能什么都管。我去访问国外的监管机构,他讲一套,首先说我们为什么要监管,监管的目的是什么,主要是防止挤兑事件发生。怎么防止挤兑事件发生,哪些会导致风险事件的发生,通过什么方式来监管,通过什么方式能够实现,或者说要求被监管机构能够实现这些指标。我认为这些决定谁来管,管什么,怎么管,不能够现在什么都管。我以前是国家计委出来的,我记得刘老在的时候,我是金融学会的理事,我开玩笑说是计委的代表,他们开玩笑说都往这个方面跑了。我说现在最大的金融监管机构是计委,计划经济时代计委给改掉了。现在企业生产多少,包括生产多少,利率包括人员管理,我说监管机构在大资管时代的到来,第一我们要拼尽全力,第二监管机构要做大的改革。